拍拍丝瓜视频

叶冲觉得奇怪。

也吓了一大跳。

这是什么情况?

难道要尸变吗?

他不由得退后了一步,旋即身体滴溜溜一转,躲开了一头飞扑过来的ss1级变异山魈。

不过就在他一挥星空之刃打算斩杀这头变异兽时,却发现它忽然加速冲向了那颗冒出来的头。

“救命!”

虚弱的喊声传出。

叶冲脸色一变,星空之刃瞬即脱手而飞,嗖的一声从ss1级变异山魈后脑一穿而过。

噗!

啊啊啊!

破体声和尖叫声几乎同时响起。

蓝色死水库泳衣美女可爱丸子头坐水中嘟嘴甜笑图片

叶冲皱了皱眉,快速向前,一把抓起了星空之刃,随即抬脚把变异山魈的尸体踢到了一边。

“你是人?”虚弱的声音从血呼淋啦的脑袋上传出。

“应该是吧。”叶冲怔了怔,“不过有时候,也有人说我不是人。”

“好……咳咳咳,”满是血污的脑袋动了动,“谢谢你救了我。”

“你也是人?”叶冲语声低沉,目不转睛。

“我……”血淋淋的脑袋使劲动了动,露出了同样是遍布鲜血的脖子和肩膀,“我……我是来这里狩猎的武者。”

“好,是人就好,”叶冲点了点头,“我怕鬼。”

“大……大哥,能……能帮我一下吗?”满身血污之人蠕动了一下身体,“我……我被压住了。”

唰啦!

叶冲倏地一转身,星空之刃凌空向下一劈,将一头偷袭过来的ss1级变异山猫劈成了两半。

接着他扫视四周,随即转身弯腰抓住了满身血污之人的身体向外一拽,不由得轻咦一声:“你是女的?”

“嗯,”满身血污之人重重喘息了一声,“谢谢大哥。”

“怎么嗓子这么粗?”叶冲下意识松开了双手,看起来有些尴尬,“头发也这么短,我还以为是个男的呢。”

“我从小嗓子就粗,”满身血污女子咳嗽了一声,随即环顾四周,目光看起来有些慌乱,“他……他们呢?”

“他们……”叶冲看了看周围混乱不堪的变异兽群,不由得叹了口气,“我来得晚,你……应该知道他们怎么了吧?”

“他……他们……都死了?”血污女子浑身颤栗,声音哽咽,“不可能,这怎么可能?”

“有什么不可能的?”叶冲看向了几头正冲过来的变异兽,皱了皱眉道,“我们现在还处在包围圈中,一会……我们都得死,你别着急。”

“我不想死。”浴血女子颤抖着抱紧了自己的肩膀,眼中蓄满了泪水。

“谁也不想死。”叶冲嗡的一声,挥动星空之刃,将一头兽兵级变异兽拍飞,接着说道,“你走吧,我不想看到女人死在我面前。”

“这怎么走?”满身血污的短发女子目光惊恐,“周围全是变异兽,走不了的。”

也就在这个时候,一头刚突破不久的ss1级变异黑熊飞扑过来。

唰啦!

叶冲一把搂起短发血污女子滴溜溜一转身,避开了对方的攻击。

时值此刻,女在前,男在后,叶冲指了指双掌捶胸咆哮不止的ss1级变异黑熊道:

“一会我发动攻击的时候,你朝东面的出口跑。

记住,千万不要回头乱看,引起变异兽的注意。

还有。

一直跑跑跑,直到返回中都。

我会在后面替你挡着它们的。

记住,不要回头。”

叶冲说话声中,早已探手在怀中一摸,掏出了一个小瓶,在满身血污女子的身上喷了几下。

吼!

吼吼!

吼吼吼!

ss1级变异黑熊咆哮声中发疯般扑了过来。

与此同时,叶冲低喝一声“快跑”,随即将星空之刃向前一指,咔咔咔,连续旋转,刺向目标。

同一时间,短发女子扭头就朝东跑去,眼见着前方有不少兽兵级变异灰狼在啃啮地上的残尸,她不由得戛然止步,犹豫了一下。

噗!

星空之刃仿佛飞速射来的钻头一般,直接从ss1级变异黑熊的胸口对穿而过。

紧接着他就一晃身,来到了短发女子的身后道:“跑!再不跑,就真来不及了。”

“你……”短发女子倏然回头,“我们一起跑。”

“不,我得在这里吸引它们。”叶冲一皱眉,“跑!”

结果短发女子嗖的一声就朝东边窜了出去,惊得前方的十几头变异灰狼全部抬头龇牙咧嘴起来。

不过紧接着到了下一刻,那些兽兵级灰狼就忽地夹着尾巴窜向了两边的黑暗处。

“嗯?

看起来,老黄毛给的喷剂还可以啊。

别看前面这些是兽兵级变异灰狼,可在同级别的变异兽里,它们的心性算是比较稳的。

正常情况下,不可能给她让路。

而且……

它们也没有追下去。

这毫无疑问说明了一点,最新型三级驱兽粉的喷剂真的起了作用。

所以……

只要没有很特殊的情况出现,她返回中都没什么大问题。”

叶冲凝目朝短发女子跑的方向望了望,不由得嘴角一翘。

说起来,试验不试验新型三级驱兽粉的喷剂,这是小事。

忍不忍心看着短发女孩身陷囹圄九死一生,也不是重点。

重要的是,他现在所做的一切,需要有人帮助他说出去。

不说别的,他和四海小队都在西镇,有心人一查就能查出来,所以,他们得跟这群人的死撇清关系才行。

要不然,这群人背后的势力真把火发在他们身上,还真是不好说清楚。

不过,现在救了这个短发女孩,只要她能活着回去,照着她经历的事情把话一说,他和四海小队也就清白了。

甚至还会让人感激不尽也说不定,总之是结了一份善缘。

另外,就算是短发女孩真在回家的途中出了事,对他和四海小队来说,也不是坏事。

想想也是。

他和四海小队的人都活蹦乱跳的,要是真做了坏事,参与了对这群人的屠杀,想要抹除一些痕迹的话,当然是不可能让短发女孩逃离西镇的。

所以,即便短发女孩真在返回中都的路上出了事,对他们来讲,也没事,反而恰恰证明了他们四海小队是清白的。

“不过,有点可惜啊。

这么一整,那这群人留下的背包和武器什么的,就不好收集回去了。

这可是相当于损失了一大笔钱。

嗯?

虽然变异兽也有捡拾人族武者之器和其他物品的习惯,我们把东西拿走后,可以推到它们身上。

但是,纸里包不住火,也没有不透风的墙。

我们真把那些东西带回去了,就算是留着不出手,也有泄露的危险,实际上就是在给自己找麻烦。

这种事……

不能做啊。”

fpzw